老千「詐胡」改名就能出運嗎?

小斌某天去看病。醫生說,「小斌的血液循環系統有異常,應該全面仔細檢查;最好能夠休長假、住院治療。」但小斌回到家後,卻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

「我只要改名叫小九,」小斌說,「不就健康完美了嗎?這辦法不錯吧!」


台北市長郝龍斌跟台北捷運發言人昨天澄清,捷運柵湖線改名文湖線,初步評估「只需要約一百多萬元」。暫且不管這數字如何推估出來的,但前年中正紀念堂改名爭議,同一位台北市長郝龍斌卻說「捷運改站名要花逾 八百萬元」:

…行政院院會昨通過中正紀念堂轉型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台北捷運系統的中正紀念堂站是否跟著改名受矚目,台北市長郝龍斌昨指出,光是捷運站名更改就要花費逾八百萬元,這將造成無謂的浪費,市府將依法辦理,以民眾權益與方便考量,捷運站目前沒改名必要,他並強調意識形態不應該超越民眾福祉,盼中央以民眾方便考量此事… (2007.05.10, 自由時報)

而馬英九市長任內的台北捷運局更誇張,面對台北縣議員爭取將府中站改名為林家花園站時,竟然瞎編出「改名需要花費四千五百萬元」的天價:

…黃俊哲說,台北市捷運局指稱更名須花費新台幣四千五百萬,有必要說明相關估算的經費,如果花費確實過高,也應檢討有無替代方案… (2006.04.10, 中央社記者黃旭昇)

難怪俗話說「官字兩個口」。一張說話,一張放屁。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台灣人民權益訴訟組織」徵尋索賠人

「台灣人民權益訴訟組織」徵尋索賠人

TCRLO是一個創立於加州舊金山地區的美國非營利性組織。

原文出處:http://taiwancivilrights.com/

台灣民權訴訟組織 (TCRLO) 正在尋找一九四五至一九五二年期間財產被非法没收、而沒有獲得任何補償的潛在索賠人。財產證據必須要有證明文件的支持。這些證據可以是被中華民國政府沒收的土地所有權狀、銀行帳戶報表、戰後中華民國貨幣兌換交易〈舊台幣換新台幣〉、日本駐台公司註冊的股票證券書。或其他只要索賠人能夠清楚地提出,所有權和財產損失,而沒有獲得合理賠償的證明。 任何可能的法律索賠人,必須是於一九五二年前,擁有日本國籍的台灣居民。被掠奪財產的繼承人,必須是於一九五二年之前,日本家庭普查登記在案的台灣後裔,才能證明其過逝親屬,是前擁有日本國籍的台灣子民。其他可以派上用場的佐證,包括誓狀文件。如果您想索賠請與TCRLO聯繫,因為訴訟原告將由TCRLO選定,然後委由美國律師提出告訴。請參閱http://taiwancivilrights.com

TCRLO業已與伊斯頓和利維律師事務所進行訴訟諮詢。喬納森利維博士是美國律師,他曾經成功在使美國法院起訴日本企業公司,於二戰期間使用戰爭奴隸的訟案。他最有名的美國法院大案是,控訴克羅地亞納粹從南斯拉夫烏斯塔沙財政部,經由梵蒂岡銀行的錢他的最大的洗錢案。 他對從有經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恢復原狀,戰後洗钱,及其他類 似案件,代表原告帶和組織,在塞爾維亞,烏克蘭,馬紹爾群島,和非洲國家,爭取恢復其權益案。美國律師事務所專門從事資產受害者訴訟。levy博士也是諾維其大學反恐主義的講師。他的法律學位是畢業於塔夫脫大學,政治學博士畢業於辛辛那提大學。請參閱 http://www.vaticanbankclaims.com

TCRLO是一個創立於加州舊金山地區的美國非營利性組織。它是一個專門為替台灣原告籌募捐款,在美國法院追求正義的慈善組織。台灣關係法賦予台灣原告法律地位,而舊金山和約授予前日本國民,向國民黨管理台灣當局要求賠償。福爾摩沙自一八九五年的馬關條約,到一九五二年的舊金山和約,一直都是日本的領土。TCRLO不是一個法律事務所,但是TCRLO將雇用具有美國照律師,在美國法院合法代表台灣原告。TCRLO將尋求司法聲明宣告,違法者是美國正義的逃犯,必將他們從臺灣引渡到美國。

此外, TCRLO將為保障「命生、自由和財產」,而尋求民權的正當法律程序。在一九八○年代初期,美國託管領土的太平洋島嶼,在猶達訴美案及塞班人民訴美國內政部,都被美國聯邦法院授予公民權利的保護。於第一個案件中,馬紹爾群島已在等待獨立;第二個案件,塞班島則正等候併入美國。這兩個領域與台灣一樣,在聯合國憲章第七十三章規範下,是舊金山和約的割讓地。從業已解密美國文件的描述,福爾摩沙依據聯合國憲章第七十三章規範,是一個非自治領域。依據一八九八年巴黎條約第九條,於和平條約生效後仍由美國軍事政府佔領的過渡時期,西班牙割讓地島上居民,其民權是受到不明確的保障。但在一九○○年的列島案例中,美國最高 法院即明確規範,在美國軍事政府掌管下的民權 。這些公民權利是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下「生命,自由和財產」的正當法律程序,它等同於第十四修正案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權。

應該進一步說明的是,宣稱一九五二年前是日本國籍的台灣人,不能提出戰後賠償的論述,依據一九○七年海牙公約,是不被舊金山和約主要佔領權國的法院所接受。根據麥克阿瑟將軍,美國是日本帝國和其附屬領土,包括一九四五至一九五二年的台灣和澎湖,唯一至高無上的佔領權者。日本並非類似被同盟國四強所佔領的德國和柏林。我們必須明確指出,舊金山和約司法行政機關的索賠,是一個天經地義不可分割的公民權利,以保護台灣人民反抗外來侵略和內部腐敗。追訴戰犯罪行強劫掠奪,是沒有法定時效的限制;同時外國主權豁免法( FSIA )亦不保護政府對私有財產的掠奪。事實上,海事優先權可以針對被告的資產,而執法可以在沿海和軍事管轄地區進行。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全世界最帶種的馬英九耶!

今天上午中央社以「頭條新聞」處理了美國雜誌 Mental_Floss 對馬英九的報導:

(中央社記者李佳霏台北6日電)發行全美雜誌「mental_floss」最新一期報導,將總統馬英九列為全球五大最具膽識領袖;台灣面對全球金融海嘯衝擊,因馬總統的機智及改善兩岸關係,使經濟前景變好。

與馬總統並列為五大全球最具膽識領袖的還有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巴西總統魯拉(Luis InacioLula da Silva)與智利總統巴舍萊(MichelleBachelet)。

不過,看看雜誌封面那行說明是怎麼寫的:THEY'RE BREAKING THE RULES (他們打破遊戲規則),引文寫得更清楚,這篇封面故事談的是五個被質疑的領導人 (The story of five unlikely leaders):

5gutsiest.png

別忘了馬先生可是最愛強調他「依法行政」的耶!可見 Mental_Floss 雜誌真的下過苦功研究馬先生的言行,不然怎麼可能壹週刊才剛爆料他在台北市長任內,自創「突破法規」掩飾違法事實,美國雜誌隨即就將他選為全球最帶種的領導者?更好笑的是,讓馬先生得獎的帶種政績竟然是:「舔中」 (Wooing China)?

看來馬英九真的紅到國外去了…,不對,應該說是丟臉丟到國外去了!倒是中央社表現越來越可圈可點,現在竟然可以把國外一篇挖苦嘲諷的報導,硬ㄠ成正面宣傳--記者編譯快去找長官領賞吧!

唉。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陳伸賢、王媽媽、聯合大地公司

日前壹週刊爆料,指控「曾文越域引水工程」的承包商「聯合大地公司」老闆王小姐與水利署長陳伸賢私交匪淺,連而且陳伸賢還稱王小姐母親為乾媽…

而陳伸賢則在當天緊急召開記者會,做出以下回應與澄清:

陳伸賢表示,他住在南投名間,和王家是鄰居,小時候受到王媽媽很多的照顧,像親人一樣,但有很多年沒有聯繫,這幾年因為王媽媽中風、化療,所以有時候會去看她(王媽媽)…他與「王小姐」的確是朋友,但從未談及公事,而曾文越域引水工程,完全授權由南區水資源局辦理。…曾文越域引水工程是日商西松以及大成營造所承包,得標後自行委請聯合大地協助,…而水利署所有標案都是依照政府投標法公開辦理,絕無私人介入…(2009.08.19, NowNews)

順著新聞內容,我用 google 查詢了一下聯合大地公司。不過從官方網站是看不到王小姐這個名字的。我只看到三個月前,聯合大地公司總經理一職由原副總經理孫荔珍升任,以及去年底副董事長由王燕軍出任的人事新聞。不過從建築世界的廠商資料庫,我第一次看到王小姐的大名:王美娜?

聯合大地工程顧問公司代表人,王美娜

然而接下來的資料才讓人更驚訝。如果大家上網查詢聯合大地公司,將會發現這原來是一家大有來頭的公司。來頭有多大?請看該公司網站上的介紹:

聯合大地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民國七十一年(1982),係由國內八大工程單位:中華工程公司、中華顧問工程司、中國石油公司、中鼎工程公司、亞新工程顧問公司、榮民工程事業管理處、中興工程顧問社及台灣電力公司,共同為提昇國內大地工程方面之技術,所聯合投資創設,…民國九十二年(2003)投資單位再變更, 目前投資單位為榮民工程公司、公司員工及其他自然人。

原來這一家聯合大地工程顧問公司,當年根本是由多家國營企業聯合轉投資而成立的子公司。這些國營企業當初轉投資目的是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也暫且不談。但我對它如何經過三次股東改組,轉變成現在榮民工程公司(也就是原來的榮工處)和自然人股東的公司,倒是深感好奇,所以我又查了這家公司的董監事資料:

聯合大地工程顧問公司董監事資料

根據經濟部登記的資料,聯合大地公司無股份的董事有兩位,其中一位就是前面提到的現任副董事長王燕軍。順手再查了一下,發現王燕軍還是弘浚國際企業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弘浚公司成立於1986年,多年來曾參與國內許多重大工程協力,例如高鐵、雪隧,當然,也包括「曾文越域引水工程」:

弘浚國際企業有限公司的工程實績:曾文水庫越域引水隧道

這一家登記為僑外資的弘浚公司,雖然由王成立掛名董事長兼總經理,但該公司網頁上提供的證照資料,卻清楚顯示,該公司負責人居然也是王美娜。

再來看看中華民國隧道協會刊物對這家會員的介紹:

弘浚國際企業有限公司(Hung Chains International Co., Ltd. )成立於1986年6月,在創辦人王董事長美娜小姐及總經理Paul Wyss先生之卓越領導…弘浚公司創辦初期,係以機械銷售為主,…適逢國內台北大眾捷運系統潛盾工程陸續施工,是項背填灌漿設備與材料,憑藉著優良的品質,先進的技術,熱誠的服務,深獲各相關單位之肯定,市場之使用率幾達95%,獨占鰲頭… (2002.08.13, 中華民國隧道協會會訊)

我不清楚王小姐與兩位王先生之間,是否具有血緣親屬關係,但這位「王小姐」至少擔任兩家參與過越域引水工程的協力廠商的負責人,自稱與王小姐是好朋友但「從來不曾談公事」的水利署長陳伸賢,豈可能毫不知情?再者,這位鄰居王媽媽又是何來頭,她的女兒可以取得國營轉投資企業最大股份,又總是能夠參與國工局、台北捷運、台灣高鐵、水利署等眾多政府重大工程?

以上或許都不重要。但是王媽媽,您能不能也收我當乾兒子啊?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三分鐘讀完台灣「越域引水工程」發展史(附補充)

點我看原圖

「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的來龍去脈 ※台人

88大水災,高雄縣山區許多村落被淹滅,當地人士幾乎都怪「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惹的禍,水利署長陳伸賢因此被壓到入院去了。這引起我的好奇,就去找有關資料,想了解此一工程的狀況。

 「曾文越域引水」工程是由經濟部水利署主辦,預計從荖濃溪開鑿山脈,架水橋,在豐水期將水引入草蘭溪至曾文水庫。1995年開始推動(李登輝時代),後來因遭到當地原住民、南台灣綠色團體甚至多位生態專家學者反對,就暫停計畫。到了2003年(陳水扁時代),為了支援台南區域的用水,重新提起,並通過環評。但是,當時的桃源鄉長謝垂耀以行政單位違反原住民基本法為依據強力圍堵,因而停工近一年。【註1

《訥客補充》其實全台灣第一條越域引水工程,是引流旗山溪水的南化水庫案,完成於1998年,當時擔任台灣省長的宋楚瑜還親自前往視察並嘉勉慰問。此外,從經濟部水利署等不及南化水庫越域工程完工驗收,就急著在1995年繼續推動曾文水庫的越域引水工程,可以想見「引水制旱」的觀念,早在2000年的政黨輪替前,就已經是政府的水利政策主流。

點我看原圖

2005年,在謝長廷行政院長任內,立法院審理治水預算,高雄縣長楊秋興反對越域引水,贊成開闢高屏大湖提升觀光產業發展,但是,國親立委強力反對高屏大湖開闢,刪除高屏大湖的預算,最後立法院在2006年1月通過越域引水預算。【註2】(謝長廷在2006年1月17日下台)

雖然立法院(國親立委佔絕對多數)通過預算,工程正式動土,但當地原住民、綠色團體、台灣南社、民進黨的高雄縣長楊秋興、屏東縣長曹啟鴻、台南縣長蘇煥智以及藍綠一些立委(如余政道)都反對這項工程,並努力阻擾其事,以致工程斷斷續續。【註3

施工期間,2007年10月,越域引水隧道工程造成荖濃溪斷層裂縫,地下水源外溢及水位降低,致使少年溪和少年溪溫泉相繼乾涸、枯\竭。為避免影響地方溫泉觀光發展,水利署只好鑽探深水井,找到更豐沛的溫泉。【註4】同年96年11月4日發生嚴重氣爆造成二人死亡!【註5】2008年3月4日起,因荖濃溪攔河堰施工蓄水,疑似誘發了近30次的有感地震。【註6

後來因為水利署當時選定荖濃溪攔河堰址的舊址,受到颱風水災沖刷,沒有辦法興建,以致停止施工。

《訥客補充》並非只有曾文越域引水工程才造成水源外溢。為了打造雪山隧道,北台灣據說也持續流失上億噸的遠古地下水,榮工報導第1802期(參見上圖)也坦言,南化水庫引水隧道施工困難,就是因為「岩盤破碎滲水嚴重」。而南化越域引水工程疑似導致下游水源枯竭,也曾引發甲仙鄉民陳情抗議(見下圖)。

 2008年,馬英九上台後,水利署變更工程計畫,將荖濃溪攔河堰及細部工程,從原左岸移到右岸、並上移400公尺,先斬後奏,開始動工。 2009年2月第二次專案小組會議時,環評委員要求重做環評,但水利署以工程早已發包施工,恐影響工期及國賠為由,希望免除重辦環評。4月27日,環保署第三次專案小組會議,還是決議要求重辦環評;與此同時,水利署的「越域引水」卻如火如荼施工中。【註7

馬英九什麼都不知道?

 2009年8月19日,環保署對水利署開罰新台幣150萬元。環保署表示,水利署將屬「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項目的荖濃溪攔河堰施工地點及其附屬工程擅自變更,依法裁罰。【註8

 高縣居民曾正勝說:「這項工程從去年(2008)開始在勤和村開挖攔河堰後,從阿里山山脈開挖東隧道,再從那瑪夏鄉民族村興建跨河引水工程,開挖西隧道穿越霍比亞湖山列,將荖濃溪至草蘭溪引至曾文水庫,全長達十四公里多,一天炸兩、三遍,經常是地動天搖,村民根本受不了。」【註9

由以上可知:

1.曾文越域引水計畫,雖然在阿扁執政時期通過環評和預算,但高雄、屏東、台南的民進黨縣長、立委都反對,並阻擾興建,反而國親兩黨的立委大力支持(少數反對)。

2.阿扁時代的引水計畫,後來因選定的舊址不能興建,以致停工。馬英九時代,水利署還沒經過環評,就私自變更計畫,改變施工地點。

3.2008年變更計畫後,經常炸山,一天炸兩、三遍,經常是地動天搖。

4.如果「越域引水」造成小林等村落被淹沒,那國親兩黨和馬政府也難辭其咎,而陳伸賢由2003年開始當水利署長,歷經二朝,主導此一工程,更是「幫凶」候選人,難怪會被壓力壓到住院去了。

《訥客補充》陳伸賢並非扁政府空降的人馬。2003年三月,水利署長黃金山退休,由當時的副署長陳伸賢接棒,並不意外。據中央社新聞紀錄,陳伸賢就任時曾宣示,「將以管理手段取代工程手段,並投入更多經費讓現有的水利工程更生態、更親水。但從水利署無視環評委員反對,強行復工的手段看來,陳伸賢的宣示也只是空話一場。

5.以上敍述如有錯誤或不足之處,歡迎指正。

全文引用出處

延伸閱讀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帶賽的力量,你準備埋了嗎?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交九轉運站啟用了,但是…

無視於六月底測試運作的失敗警訊,台北市政府昨天 (8/19) 如期啟用「交九轉運站」。不出所料,台北車站週圍道路立刻受到衝擊,昨天下午三點開始陷入癱瘓,車陣回堵長達六百公尺,讓不少人以為前面發生什麼重大車禍。然而更糟的是,這個政府繼聽障奧運、智障奧運之後,也差不多申辦殘障奧運「超級障礙」賽了

##CONTINUE##

儘管台北市公共運輸處長鄭佳良極力消毒,交九轉運站啟用對週邊交通的影響「仍屬可以控制的範圍」;然而三個月前面對市議員的質詢,交通局官員其實是「無人敢掛保證」:

交通局根本不敢提出交通順暢保證,只宣稱會加設華蔭街設計國道專用道,和市民大道匝道家長延伸匯流長度,但卻不知屆時只怕多了兩個大停車場,更荒唐的是交通局竟提出未來轉運站速度無法負荷時將採站內上車、站外(承德路)下車的做法,完全帶頭違法… (2009.5.14, 台北市議員李建昌、許淑華、黃向群)

不但如此,這些沒辦法保證交通順暢的官員最後提出來的變通方案居然是:

最近一次測試,整個客運回堵到南京西路,市府為達成十九日試營運,竟然要將桃園以北十條路線,移到國光客運台北東站…(2009.8.14, 台北市議員陳玉梅)

也就是說,耗資一百多億興建的BOT轉運站,早在還沒正式啟用之前,官員就已經承認它不堪負荷,因此市政府決定另外再搞一個交九 Part two。這樣也叫做解決方案?永遠都沒有任何人需要錯誤政策下台撤辦嗎?官員真有這麼好當喔?

幹!幹!幹!

我想郝龍斌心裡老早就是這樣一連串的幹譙。枉費自己一屆任期都快做完,前任市長的馬屎還是擦都擦不完:從不能用又不敢拆的公車專用道、弊案捷運貓空纜車、柵湖線機電整合失敗、一次次開幕依然乏人問津的建成圓環、龍山寺地下空調蚊子館,到不符合國際規定的主場館泳池……,馬英九黑箱決策的北市重大弊案,在馬規郝隨的共業下,如今都成了郝龍斌的沈重包袱。

就在這個時候,被馬英九特別關切「提前完工」的交九轉運站(台北車站特定專用區交九用地BOT開發案)登場了:

交九轉運站與市府轉運站,是馬市府規劃北市東西區二大轉運站,代表市府為提昇市民…轉乘國道客運…的交通運輸服務品質……。加速交九用地提前完工,馬市長主持府內相關會議時,指示成立專案推動小組,府外協調由葉金川副市長負責、府內由范良琇副秘書長主持… (2004.06.01, 來源台北市政府新聞稿)

簽約

位於台北車站北側,結合賣場、旅館、住宅等複合式功能的五鐵共構特定區「交九轉運站」,是馬英九台北市長任內所敲定的 BOT 合作案,和「市政府轉運站」共同擔負紓運台北東西區國道客運的任務。

我當然不反對政府推動共構車站,規劃國道客運專用站也絕不是壞事。但為什麼這些好好的政策交到了馬政府手上,最後下場都是問題多多、疑雲重重呢?

看看這座 在「交通用地」上興建的豪華大樓,原本是政府獎勵投資而特許 放寬容積率從400%至560%,但最後轉運站實際面積竟然只有 9.4%,不但遠低於包商設置百貨賣場的 24.51%,甚至只有住宅 18.77% 的一半。 也難怪朝野議員質疑交九轉運站是 馬英九的黑箱弊案,從捷運局招標、都發局審議、到交通局規劃,幾乎公然包庇廠商,就連招標內容都拿廠商規劃計畫書照抄!

聽障奧運九月五日就要開幕。面對各國選手貴賓記者湧入的壓力,「第一次的驕傲」是否又變成下一次笑柄?台北人交通癱瘓惡夢還要做多久,民眾又能夠再忍耐多久?或許我們很快就會知道結果了。

延伸閱讀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商檢局無法檢驗的組合屋

中國援助台灣救災的第一批組合屋貨櫃,今天下午運抵屏東佳冬,因為外傳中國組合屋含有毒成份,佳冬鄉長拒絕接受,場面一度尷尬。

中國512汶川地震將屆一年,四川《天府早報》3月初披露,四川北川縣不少在地震喪子的母親再懷孕,卻有至少一成孕婦,無預警下突然胎死腹中,原因不明。 有些災民懷疑,可能是因臨時安置的組合屋甲醛(Formaldehyde,分子式HCHO)超標所致。四川省委宣傳部日前向省屬媒體發出禁令,要求,「對 都江堰100多位孕婦胚胎早死,疑因組合屋甲醛超標,不採訪、不報導、不轉載」。(2009.04.21, 蘋果日報)

儘管這批組合屋是由馬英九親自定案並授權海基會提出申請,但組合屋曾被中國媒體報導含有超量甲醇,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揮官毛治國昨天特別表示,一定會對組合屋的甲醛含量,循相關建管規定檢驗,確保災民居住安全…

針對各界對於可能含過量甲醛疑慮,環保署18號將邀集消保會、消基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及營建署等單位,研商相關檢測事宜,並計畫請管理機關先組起幾套組合屋,進行檢驗…(2009.08.18, 中時電子報)

不過,今天下午商品檢驗局在開驗第一只貨櫃後發現,這批中國製組合屋的板材是「兩片鐵片夾著保麗龍」;因為原料並非公告應實施檢驗的項目,商檢局當場表示「無法檢驗」。至於後續如何處理則由環保署決定。

對啊!真的無話可說了。

總而言之,馬政府回絕日本在第一時間表達提供災民組合屋的援助,但如今收到的,卻是既不受商檢局規範檢驗的產品、又不清楚甲醛是否超量的神奇救援物資,再加上用美軍送來的防水塑膠布包起來…,如果馬英九是災民,他自己敢不敢搬進去?

災民不等於難民,他們也是長期生產納稅的堂堂正正好國民。民眾亂捐什麼發霉衣服、過期餅乾已經很傷人了,連政府請求國際援助,竟也為了政治目的而屈就中國貨,真不知道官僚腦子裡到底都在想什麼?

懶得寫了。關於組合屋的品質優劣,這一篇 日本製與中國製組合屋的圖文比較 寫得非常清楚,請大家自己看吧!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馬英九「相信很多人都得到教訓」記者會

國內版記者會 2009.08.18

國外版記者會 2008.08.18

是的,馬英九說自己已經做了很多,未來他依然會堅守崗位,絕對不會下台;至於那些不肯即時撤離的居民,「應該很多人都得到了教訓」。所以大家繼續自求多福吧,謝謝指教!

補充 (2009.08.19):

關於昨天直播國外記者會的最後一段,日本朝日新聞記者接著中國記者以漢語發問時,突然被插播兩分鐘廣告,以至於他與馬英九的問答成了消失之謎。因此,獨立媒體特於今天下午去電詢問當事人當時的訪問內容

1. 台灣國民對馬的救災措施極為不滿的主要理由是,救災速度太慢、步調混亂,民眾對馬英九的表現極為失望。民眾認為馬英九沒有跟民眾站在一起,請問你對這件事的看法如何?
馬英九沒有回答

2. 你沒有發出緊急命令。對這件事,你有沒有覺得後悔?
馬英九回答:因為台灣已經有災害防治法可以運用,只是運用的方法不夠好,未來只要好好運用即可。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如果莫拉克是一場「境內決戰」

馬英九上任宣佈國防休兵,並把國防戰略由扁政府的「境外決戰」思維,改為國民黨國防政策白皮書中所謂「容易受到國際支持、具有道德制高點」的「境內決戰」守勢戰略。

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蘇起昨天在美國指出,國民黨的國防政策白皮書主張三個重點:國民黨的國防政策白皮書主張三個重點:第一為「守勢戰略」,不發展可以打到中國大陸的武器;第二為四到六年內完成「全募兵制」;第三則是維持國防預算在年度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三… (2007.09.12 中央社)

試問,如果莫拉克不是颱風,而是敵軍發動突襲的境內決戰呢?

「境內決戰」的政策是否正確,不是本文討論重點,但政府既提出這樣的國防政策,國防部當然也該擬有整套的作戰計畫。倘若敵人軍利用天候掩護襲擊台灣,在八月七日凌晨炸山破堤切斷道路,馬政府「風雨太大、道路不通、地方政府無法回報」的這番說詞,是否還能當作推諉卸責的理由?

而台灣的命運又會是如何?

國防部陸軍常務次長黃奕炳今天表示,「國軍吃國家的糧,領國家的薪餉,若有救災的疏失,國防部一定會追究責任」,但對外界指責國軍救災不力,黃奕炳激動反問:「下這麼大的雨,叫我們這些弟兄冒雨到災區去嗎?哪裡 去?我想將心比心,今天這些役男父母的心裡要怎麼想?

請問黃中將,當國防部讓國軍弟兄跪趴在災區地上,像條警犬一樣嗅聞屍臭來判斷、挖掘災民遺體的時候,你們又在意過役男父母心裡怎麼想了嗎?

況且, 問題根本不是「基層國軍弟兄」救災不力!外界痛批的,是國防部的離譜決策!第一線軍人弟兄出勤救災的同時,就劉兆玄和陳肇敏卻調動部隊機具,以配合長官在媒體前拍攝一段段「勘災政績」時充當道具。 請問黃次長,叫國軍弟兄當部長院長的臨時演員,今天外界的心裡又會怎麼想?

如果莫拉克是一場敵軍入侵的境內決戰,面對猛烈殺戮砲火,國防部是不是也會告訴我們,為了體恤父母並減少國軍傷亡?國防部長官口口聲聲說「救災視同作戰」,面對莫拉克來襲,即使第一時間無法挺進決戰前線,國軍部隊居然可以維持「正常操課」長達五天…

那還決戰個屁。

延伸閱讀

其實,「境外決戰」應該是基本素養,而不是特殊戰術;能夠境外決戰的條件包括在思考上要洞燭先機,在作為上要防微杜漸,在行動上要主動出擊,在策略上要預防重於治療;而其反義詞,則包括麻木不仁,自私為我、視而不見、消極無為及被動怯懦。而後者,幾乎是台灣許多政策無法落實,甚至耗廢資源卻一事無成的主因。

| |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より以前の記事一覧